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公轉自轉-男性情歌新領域

作曲:Waermo 作詞:姚謙  
演唱人:王力宏    
編曲:陳志遠 製作:李振權
收錄專輯:公轉自轉
出版時間:1998
出版公司:新力
受訪者:姚謙
採訪撰文:李淑娟

  「寫歌詞是給歌手一個角色、一件衣服穿。」姚謙肯定地說。

  姚謙創作了六百多首華語流行歌曲膾炙人口的歌詞,王力宏的〈公轉自轉〉是他任職於新力音樂時期的作品,從點將唱片轉赴新力音樂上班前夕,一度因為消息提前見報情怯,在總經理馬修建議下,買了一張環球機票,到倫敦、巴黎以及世界各地旅遊,在各大都會都特別挪出一天到新力音樂各國分公司參觀,仍記得在溫哥華看到剛簽約加盟的席琳狄翁本人;姚謙比喻自己在點將唱片時期:專心音樂製作像是唱片事業「懷胎十年」階段,轉換跨國的新力音樂工作期間,開始接觸財務等製作音樂之外的事物,每天都以樂觀心態工作、學習,邁向全方位經理人。

  當時的王力宏已經以抒情歌曲偶像路線走紅,姚謙在企畫專輯時,希望呈現他在美國成長、個人思維清楚的好奇ABC陽光男孩性格,切割前一階段的文藝腔,由於國際唱片公司有交換音樂系統,姚謙大量吸收國外音樂的同時,也在尋找華語流行音樂的嶄新風貌,〈公轉自轉〉是姚謙在澳洲新力音樂投稿音樂曲庫找到的作品,深信能給歌手、聽眾不同於以往的感受,原本計畫以「游泳」為曲名,從水裡和水面上的呼吸切入,但在製作人李振權建議下,改以更具象的天文科學、運動、自然等男性元素,王力宏也輕鬆駕馭出色,這張專輯讓他脫離偶像階段,轉型演唱創作全能音樂人。

  雖然姚謙很少回頭去聽過從前寫的歌,有一回偶然在往日的作品中,發現當年渾然不覺的深意,自此了悟:「如果一首歌曲被群眾接受,成為他們成長過程的重要參考,那只是老天爺借我的手,告訴他們這件事,我不認為我獨享,那首歌是屬於牢記在心閱聽者的生命記憶,我只是掛名,當然在版權管理完整的前提下。」

  被知名資深綜藝主持人張小燕喻為「最懂女人心的作詞人」,其實姚謙也為張信哲、王力宏、庾澄慶等男性歌手寫過許多好歌,僅管在唱片公司任職多年,一直是作息正常、下班就回家寫歌詞創作、很少應酬,上午九點就回到工作狀態傳訊息聯絡事物,不同於九零年代台灣唱片全盛時期下午才甦醒的音樂人;平均一首歌詞以一週的時間完成,只要方向抓對了,就可以快速寫完,首要條件是反覆把歌曲聽熟,周六日經常是他區隔一般工作,保留給創作的完整時間;〈公轉自轉〉從企畫的概念出發,辛曉琪的代表作〈味道〉,則來自於身邊友人傾訴情事的狀態,加上當時姚謙也感冒,體會到喪失嗅覺對心情的影響 ,姚謙說:「文字、歌詞創作是我梳理聆聽、閱讀的結晶。」

  2008年告別唱片公司事業里程後,姚謙目前是大熊星國際多媒體總經理、樂視音樂高級副總裁,在華人世界的中文媒體每個月書寫八個專欄,文字創作領域從歌詞、小說、散文、劇本到藝術鑑賞,不斷觀察、思索、發展音樂的新可能和面向,隨著歲月歷練投注書寫中年人的心情、愛戀,以及面對老年、死亡的態度,在北京與台北來來回回生活。


  〈公轉自轉〉對姚謙而言,是音樂製作企畫、藝人訴求概念、歌詞創作和唱片界生涯的一個階段,2016地球依然公轉自轉中,歌與寫歌人的心情跟著時光、視野不斷拓展,邁向豐盈圓滿。

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秋意濃-創造畫面流動,訴盡離愁

作曲:玉置浩二 作詞:姚若龍   
演唱人:張學友    
編曲:杜自持 
製作:黃慶元、薛忠銘
收錄專輯:吻別
出版時間:1993
出版公司:寶麗金
受訪者:姚若龍
採訪撰文:葉俊甫

     在緩慢悠揚的曲式間,〈秋意濃〉在一字一句的吟唱間,清楚細數著戀人間的離情依依,一直到現在,這首歌曲仍是許多歌唱比賽參賽者熱門選曲之一;而1993年由張學友演唱的國語版本問世以來,包括黃小琥、林志炫、許景淳等金曲獎得主,也都曾經翻唱,讓〈秋意濃〉傳唱不斷成為經典作品。

    〈秋意濃〉的原曲,來自日本歌手玉置浩二的作品〈不要走〉,後來被張學友翻唱成粵語版的〈李香蘭〉,成為粵語流行音樂經典;張學友1993年首度來台發行的國語專輯《吻別》中,也把這首歌曲交由作詞人姚若龍重新填詞成〈秋意濃〉。姚若龍回想,當時周治平製作《吻別》專輯時,對姚若龍替〈每天愛妳多一些〉填寫的國語歌詞感到滿意,因此請姚若龍再替〈李香蘭〉填詞,當初設定歌曲的主要情感就是要傳達「離情依依」。

  姚若龍說,製作人邀稿時,給他完全的自由發揮空間,所以他並沒有特別去研究日文版或是粵語版的歌詞內容,純粹根據演唱歌手張學友的形象與歌曲的氣氛做創意發想。姚若龍表示,〈秋意濃〉當時依照張學友誠摯而深情的形象量身打造,從這個角度出發,去設定歌詞中主角的性格跟語氣。考量張學友當時跨海來台發展,因此姚若龍選擇離別不捨的場景與故事架構,並從感情輻射出,「人有時不得不為了夢想或生活離開摯愛,隨風漂泊,無法全然掌握自己命運的無奈感」。姚若龍清楚捕捉到玉置浩二原曲中纏綿悱惻、酸裡帶暖的氛圍,搭配填入以〈秋意濃〉為主題的離愁詞句,期盼與曾感慨過身不由己的人們產生共鳴。

   〈秋意濃〉採取分鏡寫法,透過場景的建構,分別交代男女主角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用歌詞營造一個個流動的畫面。姚若龍說,「大家在聆聽歌曲時,就好像在看MV一樣。」創作〈秋意濃〉的過程中,姚若龍花了一天的時間了解歌曲的旋律結構,並同時構思主題與思考該採取怎樣的表現手法;而真正填詞與修改的過程,大約花費他34個小時。姚若龍分享,〈秋意濃〉的創作過程沒有遇到太大的困難,不過如果他在創作上遇到撞牆期,他會採取「觸類旁通」的方式帶領自己脫困,也就是他會去聽別的音樂、看電影、看影集、看書、甚至和別人聊天,都有可能被觸動某種感受,進而產生新的想法,突破原有困境。

     姚若龍在主歌寫作上,第13句都用了重複句子,「秋意濃,離人心上秋意濃,一杯酒,情緒萬種。離別多,葉落的季節離別多……」他說這樣的寫法,一來是配合旋律本身的結構,再者,這樣的對仗型式可以產生一種詩詞感,與旋律散發出的古典氣質相互輝映。〈秋意濃〉中,姚若龍自己最偏愛的句子是「一杯酒,情緒萬種」「不能說,惹淚的話都不能說。緊緊擁著妳,永遠記得,妳曾經為我,這樣的哭過」。姚若龍覺得,這樣「這樣心疼對方的說法,清楚地塑造出張學友溫柔,深情的形象。」

    回首已創作23年的〈秋意濃〉,姚若龍平心而論「我並不覺得這是精采的作品」,畢竟現在的他隨著時間洗練,有更多的生活與創作經驗,勢必比當年二十來歲下筆時有更多的生命體會。姚若龍說「如果要調整的話,我想我會把副歌處理得更深刻,內容更豐富一些。」但他也強調,在歌詞創作的路上徐徐走來,雖然未必步步漂亮,但他從不後悔當時的決定。因為成長總有過程,即便缺失,也都有意義。每個創作過程都能夠讓他反省,讓他朝變得更好的方向前進。

    而〈秋意濃〉也隨著張學友的《吻別》大賣百萬張以上,讓姚若龍的文字功力被看見,也獲得更多為頂尖歌手填詞的機會,姚若龍表示,在非常需要機會表現的唱片圈,這對當時還未建立個人品牌的他來說「是很幸運,很有幫助的。」

    此外,為〈秋意濃〉填詞,也讓他接觸到玉置浩二的創作,姚若龍回頭找了許多玉置浩二單飛以及在安全地帶時期的作品欣賞,並深刻感受到藉由填詞可以認識更多作曲人和他們優秀的音樂作品,甚至成為他們作品的一部分,是件多麼幸福的事!而在當年,這首玉置浩二的作品,不僅只受到張學友青睞,也有許多唱片製作人替旗下歌手選擇這首曲填上中文詞演唱,包括趙詠華〈夢,守不住心事〉、何超儀〈愛一個人不算錯〉,不約而同地,都找上姚若龍填詞,同樣曲子有了三種不同版本歌詞都出自他之手。

  「許多人以為我喜歡這首歌,所以我主動寫了三個不同的版本,其實只是巧合。」 姚若龍笑說,只是剛好有三個不同的製作人都為歌手挑了這首歌,而且同時找他填詞,他說即便再喜歡一個歌,也從來沒有過主動填詞再找人演唱的念頭。不過他分享,要為同一個曲子寫三套歌詞,很有挑戰性也很有趣。「一曲三詞是填詞生涯裡很特別的一個經驗。」姚若龍強調,要為一曲填不同詞時,雖然旋律和節奏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整首歌詞的情緒與氣氛,但依據歌手不同性別、不同年齡層、以及不同的個性,還是可以讓他在選擇填詞的故事軸線跟語氣上去做變化。

   走過填詞生涯多年,姚若龍分享經驗給有志於投身歌詞創作的後進,「在唱片圈工作,你的下一個機會,永遠蘊藏在目前手上這個工作裡。」他建議千萬不要勢利地將歌手或歌曲分級,計算著哪個案子該拿幾分實力出來創作。而是面對每一個工作,都該全力以赴才是王道。姚若龍說:「一顆一直閃亮的星星,總比一顆偶爾閃亮的星星,容易被看見。」


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心事誰人知-唱出底層庶民的心聲

作曲 / 作詞蔡振南    
演唱人沈文程     
編曲林玉峰
製作蔡振南
收錄專輯心事誰人知
出版時間1982
出版公司愛莉亞唱片
受訪對象:蔡振南
採訪撰文梁岱琦

原本只是賭一口氣,寫的歌沒人有興趣,蔡振南索性自己開了唱片公司,自己找歌手來唱。〈心事誰人知〉唱出底層人民的心聲,心事若無講出來、有啥人會知」,市農工商到黑道兄弟,人人都能夠來上一句。一首打動庶民的歌曲,從夜市唱到藝術殿堂,從沈文程到蔡振南,〈心事誰人知〉唱盡人們心裡的鬱卒和悲哀。

〈心事誰人知〉不是蔡振南寫的第一首歌,他的第一首創作叫〈你不愛我我愛你〉,而且是首國語歌曲。那時候歌曲出版還需送審,因正值中美斷交,〈你不愛我我愛你〉明明是首兒女情長的歌曲,卻被誤認為是諷刺棄台灣選中國的美國卡特總統而遭禁,蔡振南很不服氣。民國六、七十年代國語歌曲是市場主流,但在第一首創作莫名被禁後,蔡振南決定改寫台語歌,明知道沒市場,也上不了媒體,蔡振南還是要做,多年後他笑說,「根本就是寫個奇檬子」!

蔡振南曾拿著〈心事誰人知〉拜訪許多唱片公司,都吃了閉門羹,沒人對他的作品有興趣,當時他的本業是經營帽子工廠,心想既然沒有人要,乾脆就自己來。一不做二不休,自掏腰包成立了愛莉亞唱片公司,「那時朋友介紹,台中PUB有個歌手唱得還不錯,但長得不好看,所以一直沒有唱片公司簽他」,這個歌手就是沈文程,蔡振南特地跑到台中PUB裡看沈文程演出,當他問沈文程,「你要不要出唱片?」,看沈文程沒反應,蔡振南很阿沙力地說,「有一首歌你唱看看,你喜歡、紅了之後再跟我簽約」。

結果,彷彿印證了蔡振南的豪氣似的,「〈心事誰人知〉今天發、明天就中了」,在沒有任何宣傳下,靠著各夜市、唱片行攤商、老闆的喜愛主動播歌,〈心事誰人知〉一砲而紅,「這首歌是靠民間的力量起來的」,蔡振南說。

大賣後,專輯供不應求,那還是卡帶盛行的年代,蔡振南把帽子工廠的六十多名員工,全都調來包裝卡帶,有時甚至是還沒貼標籤裸帶,也就趕著賣了。他還記得,為了要搶貨,每天24小時都有中盤商在工廠排隊等貨,還有一對夫妻,老婆排白天、老公排晚上,夫妻倆輪班,拼了命要搶到《心事誰人知》的專輯。有時好不容易卡帶都包裝好了,因為已答應某些人要先出貨給他們,蔡振南還得趕緊把貨藏到床底下,免得被發現。  

那時候,〈心事誰人知〉像是夜市裡的國歌,無論是市井小民或高官貴祿,人人都能來上一句,寫這首歌時,蔡振南才29歲,但歌曲裡卻有看盡世事的滄桑。他解釋,民國七十年代,台灣許多農村社會面臨轉型至工業社會,有些年輕人不願做粗工、又沒有好學歷,失業後,只能整天像個小混混似地遊蕩,父母怨嘆、鄰居訕笑,心裡有苦說不出。歌曲裡唱到踏入𨑨、是阮不應該、如今想反悔、啥人肯諒解」,為這句踏入𨑨迌界」,蔡振南考慮了好幾個月,他不想讓人覺得這首歌是針對黑社會所寫,也怕詞意敏感而被禁,但後來心想反正台語歌也沒什麼市場,乾脆「吃重鹹」,直接了當的寫。但他強調,「𨑨二字是很古典的漢文,說的是雲遊四海,後來才被誤用為指黑社會。

〈心事誰人知〉由沈文程唱紅,但蔡振南的版本卻受林懷民所青睞。一開始只想創作、不想唱歌,但蔡振南的歌聲裡有股渲染力,他的第一位歌迷是人類學家胡台麗。「胡台麗是我的阿嬸,她每次到台中找我,都會要我唱歌給她聽」。後來,林懷民決定結束雲門舞集到美國去,暫別的舞作「我的鄉愁我的歌」,想找人在演出中演唱,經由胡台麗的介紹,找上了蔡振南。

蔡振南還記得,當他在中影錄音室裡,幾乎沒有任何伴奏下,清唱著〈心事誰人知〉時,看到林懷民坐在角落裡哭,當他唱完時,林懷民也對他說,「我的舞編好了」。「我的鄉愁我的歌」裡,舞者在台前演出,台後蔡振南滄桑的嗓音演唱著〈心事誰人知〉、〈煙酒歌〉等歌,歌聲感動了許多人。當時「我的鄉愁我的歌」出版了專輯,打破台語歌曲的藩籬,吸引了許多藝文界、知識份子的喜愛,不少人都是衝著蔡振南的歌聲而買。「讀冊人愛聽靈魂歌」,蔡振南說,他從感情出發、即興演唱的風格,其實多年來沒變,即使是今日,蔡振南還是不喜歡受樂理所拘束,「那種幾拍幾小節下歌,真的很討厭,我喜歡你隨便彈、我隨便唱」。


後來,蔡振南先是在侯孝賢的「悲情城市」裡客串,接著在吳念真執導的「多桑」裡演出,並譜寫演唱電影主題曲,從此由創作者、唱片公司老闆,變成了歌手。不過,雖然唱了這麼多年,蔡振南還是覺得自己並不屬於舞台,「我只是個說故事的人」,過去每年維持約三首歌的創作,蔡振南寫歌的量並不多,更驚人的是,他算了算,自己竟有約二十年沒寫歌了,「我從不會為了別人的邀歌而寫,也許下次碰到喜歡的歌手,就會開始寫了」,蔡振南說。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下一個天亮-尋回相愛的初衷

 作曲:陳小霞 作詞:姚若龍 
演唱人:郭靜
編曲:洪敬堯/謝明祥
製作:陳俊廷
收錄專輯:下一個天亮
出版時間:2008
出版公司:福茂
受訪者:姚若龍、陳小霞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07年,一個有著鄰家女孩氣質的清新大女孩,在iPhone一代開始改變人際關係的當時,以純情歌頂住人心最純粹的純真,高唱我不想忘記你,成功吸引注目。隔年,下一個天亮》,以「國民純愛女聲──點亮下一個情歌盛世」做為專輯標語,同名歌曲更入圍第20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回頭再聽下一個天亮,不得不再次讚嘆作詞者姚若龍深厚的創作功力,歌曲其實是在描寫情侶吵架(超載的心)或冷戰(有些積雪會自己融化)後,仍不願失去彼此,期盼尋回相愛初衷的純情歌。但,歌詞從頭到尾並沒有出現任何負面情緒的字眼,反而都是明亮、乾淨而耽美的字詞;尤其,歌曲最後一句「和飄著雨,還是眺望的眼光」與歌名下一個天亮首尾呼應。回顧過往,下一個天亮並不是流行歌曲僅見的寫法,永遠相信等也有類似的創意;然而,下一個天亮掌握了年輕世代的語法,不致落入八股文言的窠臼,是獨到之處。

  姚若龍與陳小霞的詞曲搭檔,孕育無數好歌。姚若龍自剖:「我覺得我和小霞姊的合作默契,很大一部分奠基於我們都喜歡用內斂方式來處理感情,而且我們雖然都是有主見的人,但卻給予對方很大的空間進行專業上的判斷。因此我們從來不曾爭執,一直合作愉快。」下一個天亮也是姚若龍、陳小霞與郭靜的第一次合作,之後陸續有了在樹上唱歌每一天都不同下一個奇蹟回憶的閣樓最精彩的豔遇,譜出他們與郭靜的第一個十年。

  姚若龍憶及,福茂唱片製作部來為郭靜邀歌,「我覺得當時的郭靜唱歌很內斂,臉上表情不多,所以猜測她是個倔強,不服輸的人,並根據這點幫她設計了下一個天亮的歌詞。」此外,姚若龍對她那時一頭濃密的捲髮印象深刻,於是有了歌詞中我喜歡我飛舞的長髮,和飄著雨還是眺望的眼光這樣的句子;前後大約花了一天蒐集資料、研究歌手特性、發想歌詞,再花了半天完成歌詞創作。

  分析下一個天亮創作概念,姚若龍指出,人是情緒的動物,所以人與人的相處極度微妙與複雜,這也導致人與人的溝通經常不完全,甚至誤會叢生;特別是倔強的人,更容易遭到誤解,受到傷害。「所以當我們遇到一個雖然不完全了解我們,卻還願意一直陪伴,努力傾聽的人,應該感謝他試著去懂,而不是埋怨他不懂,這是下一個天亮想傳達的。」姚若龍進一步分析,在表現手法上,採用了比較開放式寫法,不去設計一條清楚故事線,而是剪輯了幾個場景,營造情境讓聽者投射自己的故事和想像。姚若龍也分享一段往事,當年他出道不久曾經收到唱片公司轉交的聽眾來信,「她感謝我寫的某首歌,讓她在一段辛苦的感情生活,找到新觀點,並有了做決定的勇氣。這讓我體會到流行音樂的影響力,此後盡可能在作品裡傳遞出溫暖與釋然。」

  近年,不少詞曲工作者走向幕前,姚若龍多年來極其低調的作風,堪稱異數;嘗試Google他的照片,顯示的卻都是姚謙。他表示,「人如其歌」是流行音樂行銷上最有力量的方式之一,而填詞是幕後工作,「我的使命是為歌手設計適合的態度與故事,讓歌詞像歌手親身經歷,聽眾完全投入歌手說的故事,產生共鳴。」他強調,聽歌的人對他越沒有印象,他就越能為形形色色的歌手打造專屬歌詞,讓聽眾信服,沒有違和感。「我不希望當聽眾在欣賞一首與我的性別、年齡、個性都南轅北轍的歌手創作的歌詞時,因為對我的既定印象干擾他們投入和相信歌手說的故事中。」低調,是姚若龍希望把工作做好,不要被定型,所採取的選擇。

  相較於姚若龍寫下一個天亮前,已經先深入了解郭靜的個性與形象,陳小霞則完全靠姚若龍的詞來譜曲,用適合的音符靈活歌詞

  陳小霞表示,下一個天亮先有歌詞,「我譜曲的時候,沒有郭靜,或者任何歌手形象存在腦海。」因此,陳小霞很單純地面對歌詞給她的感覺,花了四五個小時坐在鋼琴前面,慢慢地把這份感覺形塑出來。有趣的是,陳小霞當時還感冒,demo錄得像鬼哭一樣,正好福茂急著向她邀郭靜的歌,就把這首demo交給他們。「當時還再三叮嚀他們,我的demo很粗糙,忍耐點聽,若不適合別客氣就退稿吧。」沒想到,隔天福茂就打電話來說,要用下一個天亮,陳小霞嚇了一跳。

  陳小霞說,她欣賞郭靜的聲音,「她唱歌一直進步,狀態非常好。」福茂唱片很積極地幫她找歌、邀歌,「每次郭靜專輯開案,他們都會跟我邀歌,其實我寫給她唱過的幾首歌,每首都長得不太一樣。」陳小霞覺得,下一個天亮滿幸運的,歪打正著讓郭靜唱紅,「於是我對這女孩的聲音就比較了解,對她有更多想法,從音域、音色,甚至唱什麼韻腳會特別有魅力。」對歌手有深一層了解後,陳小霞就想給郭靜一首考驗唱功的歌曲,就是下一個天亮其後的在樹上唱歌

  陳小霞指出,在樹上唱歌聽來簡單、輕快,實際上是不好唱的歌,「需要技巧才能駕馭,郭靜唱得很好,歌曲律動和真假音轉換,都展現扎實唱功。〈在樹上唱歌〉,也讓陳小霞榮獲第二十一屆金曲獎最佳作曲獎。

  陳小霞自認是很「生活」的作曲人。「當創作動機『純粹』,自然作品也就會呈現那份質地,我不會在創作的時候想著要多炫多厲害,玩什麼花樣,給歌詞穿對衣服,就會自然流暢,而且沒得改,這就是最難的『剛剛好』。」陳小霞認為,能夠做到這樣,就會是最好的作品;與姚若龍不謀而合。

  此外,出版過個人專輯的陳小霞表示,身為作曲人,出專輯並不是一件必要、非做不可的事情,「把歌寫好,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是否還會有新專輯,她瀟灑回:「做好就發,沒做好就不發,隨緣。」

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藝界人生—江蕙看盡繁華歸於平淡的歌唱生涯寫照

作曲:濱圭介  作詞:姚謙
演唱人:江蕙
編曲:劉清池/張振傑
製作:何慶清
收錄專輯:酒後的心聲
出版時間:1992
出版公司:點將
受訪者:姚謙
採訪撰文:梁岱琦


「樂隊前奏已經響起,舞台燈光閃閃焟焟,掌聲表示你對阮的熱情。有人欣賞阮的歌藝,有人好奇阮的感情,落台後,只是平凡的女性」,〈藝界人生〉這首歌,彷彿江蕙多年歌壇生涯的寫照,當初姚謙寫下這首歌詞時,並不確定是否能由江蕙演唱,他只是照著自己的想像創作,幸好,這首歌詞打動了江蕙,讓她選擇落腳點將唱片,才有了〈藝界人生〉和後來打破流行歌壇銷售記錄的《酒後的心聲》專輯。

  姚謙還記得,那時候江蕙正在尋覓東家,雖然妹妹江淑娜在點將唱片有好成績,但她對是否加盟同一間唱片公司,仍是很猶豫。早年姚謙有「練筆」的習慣,常會拿西洋歌曲練習填上中文歌詞,即使這樣的作品無法發表或交由歌手演唱也沒關係,「那幾年常到日本,突然聽懂了演歌」,姚謙偶然間在日本電視上聽到演歌〈役者〉,當時點將老闆桂鳴玉苦於無法說服江蕙,姚謙心生一計,他以江蕙為主角,試著將〈役者〉這首日文曲子填上台語歌詞。從沒寫過台語歌詞的姚謙,〈藝界人生〉是他的第一首台語創作,他與江淑娜有著可「稱兄道弟」的好交情,大著膽子將這首歌詞經由江淑娜交給了江蕙,姚謙表示,「聽淑娜說,二姐很喜歡」,後來江蕙就順理成章,簽進了點將唱片。姚謙還透露,不只〈藝界人生〉,包括江蕙與施文彬合唱的〈傷心酒店〉、江美琪的〈雙手的溫柔〉,都是他同時期在日本旅行時,將因緣際會喜歡上的演歌,改成台語或國語歌曲的例子。

  〈藝界人生〉說的是舞台上風光的藝人,面對外界好奇她的感情世界,心裡雖能夠理解,卸下舞台光環後,卻還是希望感情的事就留在心裡,即使強顏歡笑,也要將最好的一面呈現給歌迷。姚謙揣摩江蕙的心境,成功打動了她,在加入點將唱片前,江蕙一直希望能脫離過去台語歌曲總給人煙酒江湖的氣味,合作的第一張專輯裡,姚謙也找來包括鄭華娟、熊美玲、李驥等「國語掛」的創作者幫江蕙寫歌。「我希望台語歌曲可以成為台灣本土文化的延伸」姚謙說,「更希望用台語歌對台灣文化致敬」。

  姚謙身為外省第二代,從小在台南長大,他很自豪,「我的台語講得很好」,刻意找來鄭華娟、李驥等同為外省第二代參與,為台語歌曲創作添入新血。他也很感謝點將唱片老闆桂鳴玉,放手讓他在江蕙的專輯裡「實驗」,「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像當年的桂姐一樣,提供新一代無憂無慮的創作環境」。

  《酒後的心聲》專輯推出後,獲得空前的成功,與同一時期的張學友《吻別》專輯都有破百萬張的銷售記錄,但姚謙透露,當年是《吻別》的銷售量高於《酒後的心聲》,不過,《酒後的心聲》長賣不墜,累積下來已經打破《吻別》的銷量,成為台灣流行音樂史上最暢銷的一張專輯了。

  早在點將時期,姚謙就不時遊說江蕙辦演唱會,她總說,「我的心臟不好,不能唱」。後來,姚謙幫江蕙寫了另一首歌〈美麗的交換〉,間奏特別融入了〈藝界人生〉的片段,「這首歌就是鼓勵她,辦屬於自己的演唱會,也算是〈藝界人生〉的延續」。多年後,經由姚謙的介紹,江蕙認識了製作人陳子鴻,雙方開啟了直續至今的合作關係,陳子鴻也終於成功說服江蕙舉辦個人演唱會。

  在「初登場」演唱會的第一場演出裡,江蕙特地為姚謙留了票,「我看完演唱會到後台時,二姐見到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唱了喔!』」。原來,姚謙曾對江蕙說,「若辦個人演唱會,一定要唱〈藝界人生〉」,雖然已時隔多年,江蕙始終記得這個承諾。而在歌壇闖盪四十四年後,江蕙決定急流勇退,封麥的最後一場高雄巨蛋演唱會上,她也選擇了之前24場都不敢唱的〈藝界人生〉當做開場曲,熟悉的前奏響起,江蕙壓抑著情緒,哽咽唱出這首歌,以〈藝界人生〉向多年來支持她的歌迷朋友們,表達最深、最深的謝意。     

   

2016年8月12日 星期五

傀儡尪仔-芸芸眾生在面對生活磨難時的無奈與感受

作曲:陳小霞 作詞:曹麗娟
演唱人:陳小霞
編曲:王豫民 製作:陳小霞 
收錄專輯:大腳姊仔
出版時間:1991
出版公司:科藝百代
受訪者:陳小霞
撰文:王承偉

陳小霞的作品一向在國語樂壇俱備鮮明的旗幟,獨有的音律結構,如夏夜綻放的一縷幽香,常讓愛樂者不自覺的被吸引,駐足不忍離去。她不是多產型的創作者,卻每每出手,即能在樂迷間引起極大的關注與迴響。從劉文正和金韻獎時代即開始投身創作,陳小霞以創作及製作人的身份一路前行,然而一次的因緣際會,卻讓她走向幕前,而有機會成為一位歌聲與形象都極為鮮明的唱片歌手。

80年代末期,老牌英國唱片公司EMI科藝百代,在經過多年代理的營銷方式後,終於在台灣成立直營分公司。歌手齊秦是首任總監,而好友陳小霞也被延攬成為當時的製作經理。陳小霞回想起那段短暫的白領歲月,直呼一點也不喜歡身兼大量行政工作的管理職!對於過慣自由自在生活,而又熱愛創作的陳小霞而言,體制內固定上下班的工作,如同囚鳥般的將創作的靈魂關進牢籠,心靈與體能的桎錮,讓陳小霞只能利用下班後到深夜零碎的時間,把自己放逐在MIDI室,寫歌寫到天亮才能夠回家。對於陳小霞而言,創作是心靈的出口,一生的職志,無法專注的寫歌,讓她像是一尾離開海洋的魚,難受的無法自在的泅泳呼吸,久而久之,陳小霞的身心都疲累不堪,她覺得越來越不像熟識的自己。

然而命運之神總在關鍵時刻有著巧妙的安排,一次偶然的機會,陳小霞所寫的台語歌恰巧被總監齊秦聽到,他覺得陳小霞所寫的台語歌很有自己的特殊風格,由於當時EMI剛在台成立不久,極需在發片的類型展現多元化的風格,因此齊秦便遊說陳小霞發行一張台語專輯。已經厭倦行政職的陳小霞心生一念,索性便跟齊秦來個條件交換,只要齊秦能夠放她離開朝九晚五的束縛,陳小霞便答應出片。無心插柳的陳小霞,因此從幕後走到幕前,第一張專輯〈大腳姐仔〉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誕生了。

〈大腳姐仔〉這張專輯是創作者陳小霞首度用歌聲與聽眾的素面相見。透過音樂故事,陳小霞讓大家知道她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以及生命歷程。從父親的眼淚到母親的皺紋,從內心的孤獨悲傷到開懷喜樂,〈大腳姐仔〉藉著作品的集結與發聲,刻劃陳小霞的生命輪廓,是極為個人化的一張專輯。做為這張專輯的第一主打歌,很多人都以為〈傀儡尪仔〉是作詞者曹麗娟為陳小霞量身打造的歌曲,甚至是在描繪她在生活困頓時的感懷之作;不過陳小霞說她跟本不認識作詞者曹麗娟,會為這首詞譜上曲,完全是一次機緣巧合。這首歌詞原先是作者曹麗娟投稿發表在漢聲雜誌的作品,有人輾轉把這首歌詞拿給陳小霞,她才知道這個歌詞。從小在芋仔蕃薯融合的家庭中長大,雖然台語也算是陳小霞的母語,然而她講的並不輪轉。這是因為陳小霞小時候聽台語歌的經驗並不多,只有家裡的佣人在她爸媽出門時,趁機打開收音機聽歌時,陳小霞才有機會接觸到台語歌謠。陳小霞印象中聽的最多的就是「媽媽請你也保重」這首歌;陳小霞甚至記得從小到大,許多人都喜歡逗弄她,想聽她講台語爾後出糗的模樣。所以台語對陳小霞來說,有一種既親切又陌生的特殊情感。甚至她剛接到曹麗娟這首歌詞時,陳小霞連傀儡兩個字的臺語該怎麼唸都不知道,就在她不知道應該是唸“儡”是一聲還是四聲的前提下,寫慣國語歌的陳小霞抱著好玩的心態,以一種直覺的方式,譜下了人生中的第一首台語歌;而這首第一張專輯中的第一首台語歌,也讓陳小霞有機會和童年的自己有了一次真切而深刻的對話。

在〈大腳姐仔〉這張專輯中,陳小霞身兼了製作人、歌者以及創作人等三種身份,回想起專輯的錄製過程,陳小霞直說實在太恐怖了!畢竟這是她首度以歌手的身份進錄音室。以前身為製作人,都是在錄音室外面發號施令,無法理解歌手的真正感受,現在突然轉換身份,又一人分飾兩角,不但錄音時沒有人給予指引,在裡面又要唱,自己又要適時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心情時而徬徨,時而猶豫;而唯一全程見證的錄音師,又礙於製作人的崇高地位,無法吐露真言,因此全部的壓力都落在陳小霞的身上,讓整張專輯錄了好久。也因為錄製〈大腳姐仔〉的經歷,陳小霞才深刻的體會到一位好的製作人對歌手有多重要,而自己過去根本就是一個不及格的製作人。因此陳小霞在發了這張專輯後,便打定主意不再當製作人。

問陳小霞為甚麼〈傀儡尪仔〉會被選為第一主打歌?她笑著說:「說實話就是它的賣相最好」。〈傀儡尪仔〉這首歌的傳唱度和商業成份最高,同時這首歌曲也貼切地勾勒出整張專輯所欲傳遞的精神。和陳小霞其它有名的作品一樣,她寫歌的動機往往是從生活與直覺出發。就像寫「聽歌的人」,純粹就是她以前當過餐廳駐唱歌手;而「祝我生日快樂」,則是陳小霞覺得生日是一個母難日,並不需要那麼快樂,因此這首歌便帶著一些悲傷的調性。細數陳小霞的經典創作,大多來自日常,出自其真誠感受。隨著歲月的淘洗積累,重新檢視這些生命的旋律,儼然在如歌的行板間,完整刻劃了陳小霞的生命輪廓。

〈傀儡尪仔〉一共錄製了兩個版本,一個是獨唱版本,另外一個是和齊秦合唱的版本,兩個版本分別被安排在專輯的第一首和最後一首曲目。陳小霞說因為她跟齊秦是很好的朋友,也因為是他的鼓勵,才促成這張專輯,因此在這首歌的錄製過程中,身為EMI總監的齊秦,一天到晚來錄音室探班,由於他很喜歡這首歌,陳小霞想既然他這麼喜歡這首歌,而且齊秦以前也沒灌唱過台語歌,不如就利用這個機會合作,為彼此在音樂的旅程上留下一個美麗的紀念,才會有這個合唱版的誕生。

而〈傀儡尪仔〉這首歌曲的Backing除了慣用的西方樂器之外,很特別的是加入了具畫龍點精之效的嗩吶。問陳小霞在編曲上有甚麼特別的構思和與企圖?她說因為她從小在很豐富的音樂教育背景下長大,父親聽古典音樂和搖滾樂,母親則聽日本歌曲跟上海時代曲。聆樂經驗的Mix and Match,讓陳小霞潛移默化,因此在做〈傀儡尪仔〉這首歌的時候,便有了一個實踐的機會。剛開始這首歌的編曲只有電吉他,但陳小霞覺得應該要有一個能和狂飆的電吉他可以匹配的東方樂器來與之呼應,她想了又想,能夠代表東方,而情感最為濃烈強悍的樂器,好像也只有嗩吶。果然嗩吶一吹,甚至電吉他都必須插上Amp才能跟它對話。電吉他與嗩吶,是東西結合的一個表現,一個受西洋音樂薰陶長大的孩子,做了一張台語歌曲專輯,很自然地就把東西元素結合在一起,也就是因為這樣大膽的編曲手法,讓許多樂迷對〈傀儡尪仔〉更加地印象深刻。

這張專輯出版後,成為很多業界與愛樂者的夢幻逸品,特別是〈傀儡尪仔〉這首歌曲,寫出了芸芸眾生在面對生活磨難時的無奈與感受,讓許多聽眾產生共鳴。在眾多的迴響中,陳小霞記得這張專輯剛發行的時候,有一個好像是學生記者跑來問陳小霞:「你這張專輯聽起來很悲苦,你不覺得這樣是在散播悲觀意識嗎?」,陳小霞果決的回道:「我做我自己,沒有想散播什麼,如果你怕被我傳染,你可以不要聽不要買」。當年的陳小霞誠實的回答了這位無禮的記者,這是她印象中最刺激的一個反應。


陳小霞說許多人在聽這張專輯的時候,可能會覺得既然她能夠寫出我的心聲,一定也能夠了解我。所以當時專輯發行後,有好多聽眾寫信來和陳小霞分享生活中種種困頓的感受,以及人生悲苦的一面,儼然把陳小霞當成心靈導師,陳小霞覺得這不僅是創作者的幸福,更是歌曲最偉大的力量。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Lydia-給在愛裡受過傷的Lydia們最療癒的祝福

作曲:F.I.R. 作詞:F.I.R.、謝宥慧
演唱人:飛兒樂團
編曲:Terence Teo
製作:陳建寧、謝文德
收錄專輯:《鬥魚》電視原聲帶、《F.I.R.同名專輯》
出版時間:2004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陳建寧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04年伊始,有別於過去偶像劇多是改編日本漫畫而來,該編自台灣網路小說小雛菊的八大電視台偶像劇鬥魚締造收視熱潮,不但捧紅郭品超、藍正龍、安以軒、陸明君等青春偶像,片尾曲Lydia〉抒情搖滾曲式卻帶有古典華麗的巴洛克音樂風格Faye近似日本經典樂團美夢成真主唱吉田美和溫暖而遼闊的嗓音,十足搶耳,非常療癒,使得F.I.R.尚未正式出道就擁有極高詢問度。更可貴的是,Lydia歌詞緊扣戲劇題旨,讓劇迷一聽難忘;沒看劇的,也很難不被這首歌征服。Lydia副歌主要以第二人稱「你」、Faye彷彿化身為所有聽者的朋友,告訴在愛裡受過傷的「Lydia們」,在看見霧、看見雲後,終會撥雲見日「看見太陽」。

  陳建寧指出,Lydia這首歌是先有曲才有詞,「阿沁(黃漢青)說他創作有一段副歌旋律還不錯,就哼哼唱唱給我們聽,團員們就開始一起jam旋律與歌詞,最後再交給宥慧潤飾。」陳建寧形容集體創作的過程,可說是相當solid(可靠與實在的),「所以這首歌的詞與曲就是最好的搭配了,找不到任何『卡卡』或不順的地方。」由於陳建寧身兼F.I.R.團長與製作人,在Lydia創作之初,他就決定了歌曲的走向與風格,「一開始的demo跟後來的成品其實沒有太大差異。」
  
陳建寧表示,那時他剛好有個女性朋友就叫作Lydia,遭逢了情傷,因此以她的名字入歌,描寫生命的掙扎。歌詞首段先描寫Lydia的外貌與神采,接著看見霧,看見雲,看見太陽龜裂的大地重複著悲傷似是伏筆,被副歌他走了帶不走你的天堂,風乾後會留下彩虹淚光;他走了你可以把夢留下,總會有個地方,等待愛飛翔救贖,之後再唱到你會感受愛,感受恨,感受原諒;生命總不會只充滿悲傷不只有層次,也有張力。海洋、霧、雲、太陽、大地、天堂、彩虹依序出場,充滿大自然的意象。陳建寧直言:「人與外在環境脫離不了,生命道路上一定會遇到好人、壞人。」彷彿小王子遇見玫瑰與狐狸,Lydia所看見的海洋、霧、雲、太陽、大地、天堂、彩虹其實隱喻著生命與情緒的各種狀態,最終都是要等待愛飛翔陳建寧言談間流露一股虔誠態度,他希望透過歌曲傳遞一股股的正能量;古有韓愈「文以載道」,陳建寧則希望透過音樂來「樂以載道」,Lydia就是一例。

  陳建寧分析,F.I.R.主唱詹雯婷(Faye)喜歡另類搖滾;「我自己是學古典樂出身。」;吉他手阿沁(Real)擅長民謠,團員們各有擅場的音樂素養也反映在這歌的編曲上面,Lydia編曲使用了吉他、keyboardbass,以及七人編制的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樂手來襯托古典的內裡,使得抒情搖滾基調卻帶有古典華麗的巴洛克音樂風格。儘管歌曲設定的主角是女性Lyida,以饒富寓意的歌詞來安慰Lydia,然而,只要曾經受過傷的人都可以在Lydia找到自己的共鳴,證明一首好歌不僅經得起時間考驗,更是男女通吃,跨越性別藩籬。

  此外,近十年韓樂(K-Pop)當道,但其實早在〈Lydia〉爆紅的隔年,這歌就被韓國女歌手May翻唱成韓語版。不只是〈Lydia〉令人難忘,收錄〈Lydia〉、我們的愛你的微笑等熱門歌曲的《F.I.R.同名專輯》也在2009年獲選為「台灣流行音樂200大專輯1993~2005年」第八十二名,F.I.R.同時摘下第十六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展望未來,陳建寧透露,目前F.I.R.正在緊鑼密鼓籌備第八張專輯,「這算是F.I.R.成立以來,醞釀時間最久的一張專輯。」儘管唱片公司與歌迷聲聲催,但F.I.R.仍以專輯品質為重,堅持慢工出細活,希望在新專輯呈現他們近年對生命與社會的觀察與省思;陳建寧說,新專輯最快今年之前,最慢明年初就會跟大家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