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氧氣-范曉萱轉型初期代表作

作曲:黃怡
作詞:許常德  
演唱人:范曉萱    
編曲:吳慶隆 (有氧版)Terence Teo (缺氧版
製作:黃怡
收錄專輯:Darling
出版時間:1998
出版公司:福茂
受訪者:許常德/黃怡
採訪撰文:李淑娟

「歌詞具有對歌手的定位功能。」許常德堅定地表示,被視為范曉萱轉型初期代表作的〈氧氣〉,是華語流行樂壇罕見的先有詞再有曲的作品,作曲及製作黃怡則認為這首歌鮮活了范曉萱個人的音樂色彩。

90年代,范曉萱以〈Rain〉、〈健康歌〉站穩清純甜美的玉女歌手地位、進而席捲兒歌市場之後,希望轉型發揮深具音樂素質的創作歌手,專業的歌詞創作與企畫人許常德,決定藉由歌詞表現簡潔、傷痛、有經歷的特點,讓范曉萱提升訴求的年齡層,〈氧氣〉廣為傳唱,也為范曉萱奠定了歌唱生涯新里程。

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葉子-愛情無所不在,無論我們看不看得到

作曲:陳曉娟
作詞:陳曉娟
演唱人:阿桑    
編曲:洪筠惠
製作:陳曉娟
收錄專輯:《薔薇之戀》電視原聲帶
出版時間:2003
出版公司:華研
受訪者:陳曉娟
採訪撰文:葉俊甫

搭配偶像劇《薔薇之戀》的片尾曲,以及音樂錄影帶找來Selina任家萱與鄭元暢的跨刀,新人阿桑初試啼聲的作品〈葉子〉旋即引發關注,讓阿桑入圍金曲新人,而身兼詞曲創作的陳曉娟更以這首作品雙料入圍作詞作曲人,更二度連莊拿下最佳作曲人殊榮,陳曉娟說,她想透過〈葉子〉傳遞的想法是「愛情無所不在,無論我們看不看得到。」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愛到站了-下一站幸福可能的期待

作曲:張簡君偉
作詞:張簡君偉   
演唱人:李千娜
編曲:樊哲忠/游政豪
製作:張簡君偉
收錄專輯:愛到站了
出版時間:2014
出版公司:環球
受訪者:張簡君偉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16年四月,李千娜出版個人第三張專輯《說實話》,國台語雙聲帶的她,自「星光二班」第十名出道,目前演藝成績很可能是同期星光出道最好的,以《茱麗葉》摘下第四十七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兩次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最佳女主角獎;首張專輯李千娜入圍第十七屆新加坡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最受歡迎新人獎兩項提名。她的第二張專輯愛到站了同名歌曲由張簡君偉詞曲,編曲以吉他伴奏,民謠(Folk)曲風呈現歌者澄澈婉轉的聲線,副歌歌詞把愛這個抽象概念擬人化:「愛到站了」與全曲尾句「下一站幸福可能」遙相呼應,傷逝中有振作能量;這歌也是三立電視開台二十週年旗艦時代劇《熱海戀歌》主題曲。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忘情水-悲劇英雄的深情吶喊

作曲陳耀川     
作詞李安修   
演唱人劉德華     
編曲杜自持
製作陳耀川李安修
收錄專輯忘情水
出版時間1994
出版公司飛碟
受訪者李安修陳耀川
採訪撰文梁岱琦

一首歌,讓劉德華登上國語歌壇的巔峰,也讓他與陳耀川、李安修有了「鐵三角」般的合作關係。這杯〈忘情水〉的威力直到現在仍不褪,成了劉德華的經典歌曲,他在演唱會上總會問歌迷會不會唱?甚至開玩笑說,不會唱就不該來看演唱會。〈忘情水〉創下百萬銷售佳績後,陳耀川與李安修這對曲詞搭檔,也寫下多項流行樂壇的歷史,〈忘情水〉是90年代國語流行歌曲的代表,陳耀川和李安修更是90年的創作黃金搭檔。

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壞人-感情裡沒有好壞、對錯的選擇

 作曲:方炯鑌    
作詞:馬嵩惟    
演唱人:方炯鑌    
編曲:楊陽
製作:陳冠甫
收錄專輯:好人?!A Bin
出版時間:2008
出版公司:喜歡音樂
受訪者:方炯鑌/馬嵩惟
採訪撰文:梁岱琦

外表斯文的方炯鑌卻高唱著〈壞人〉!〈壞人〉是他單飛踏入台灣歌壇的第一首歌,這首歌是他在台灣籌備專輯時寫下的,原來的版本為「女生版」,後來請了作詞者馬嵩惟重新寫下「男生版」。在感情世界裡,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作詞者馬嵩惟提出這樣的疑問,方炯鑌在〈壞人〉裡唱出沒有答案的答案。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王妃-用豐富的畫面感,找歌手的新口氣

作曲:李偲菘
作詞:陳鎮川
演唱人:蕭敬騰
編曲:Martin Tan
製作:阿弟仔
收錄專輯:JAM王妃
出版時間:2009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陳鎮川
採訪撰文:葉俊甫

蕭敬騰從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扮演大魔王出道以來就備受注目,2008年加盟華納唱片後,首張同名專輯的前兩波主打歌〈收藏〉、〈王子的新衣〉,以及第二張專輯主打歌〈王妃〉,都出自作詞人陳鎮川的手筆,量身打造的作品成為蕭敬騰的不敗金曲。陳鎮川說「我寫歌詞的邏輯沒人教我,我通常不會特別寫意境,或是為歌手特別想一個意境,我比較回歸自己本業,就是從企劃、編劇的角度去思考,這個歌手此刻該說什麼話?說話的口氣該是甚麼?」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美麗新世界─ 台灣土產的歐陸舞曲

作曲:李天龍
作詞:李天龍顏璽軒 
演唱人:S.H.E
編曲:呂紹淳
製作:馬毓芬
收錄專輯:美麗新世界  
出版時間:2002
出版公司:華研
受訪者:李天龍/顏璽軒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01年九月,華研唱片發行的女生宿舍讓三位漂亮又有個性的年輕女孩,一躍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2002年一月發行的《青春株式會社》及八月發行的美麗新世界堪稱是這台灣女子天團的三部曲,從宿舍、公司(株式會社)再到美麗新世界,明顯將格局愈拉愈大。值得一提得是,不少人誤以為美麗新世界的同名歌曲應該也和前兩張的首波主打歌一樣,是翻唱外國歌曲;然而,這首歌是由本土音樂人李天龍、顏璽軒創作的原創歌曲,甜美的電音舞曲相當討喜,在同期發片的陶喆、王力宏、周杰倫等大牌夾殺下,異軍突起,也助攻S.H.E拿下第十四屆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獎,誠如美麗新世界預告一個新時代來臨。

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Over the Way-台南稻田間尋回童年鄉愁

作曲:黃建為
作詞:黃建為 
演唱人:黃建為
編曲:吳金黛
製作:吳金黛
收錄專輯:Over the Way
出版時間:2006
出版公司:風潮
受訪者:黃建為
採訪撰文:王景新

  1976年,李雙澤在淡江校園演唱會上,丟掉可樂瓶,大聲喊出「唱自己的歌」風起雲湧的民歌年代於焉開始歷經1980年代民歌轉流行的過渡與蓬勃發展期;1990年代唱片業高度工業化的戰國時代與國際公司併購風潮;再到2000年代唱片業盛極而衰從演唱會找出路。2006年,民歌三十年,彈著木吉他的黃建為帶著首張個人專輯Over the Way來了,一張宣傳照只見他打一雙赤腳沾著泥土坐在通往三合院屋頂的階梯彈著吉他;七年級的他以同樣素樸純真的形象與初心,生活都是他的靈感,彷彿隨地民謠,讓許多聽民歌長大的四、五、六年級生,再次尋回了民歌簡單不速食的悸動與感動。

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日不落-華語流行樂最英國的「國歌」

作曲:Bard/Alexander Bengt Magnus/Anders Hansson
作詞:崔惟楷 
演唱人:蔡依林
編曲:林邁可
製作:林邁可
收錄專輯:特務J
出版時間:2007
出版公司:Capitol
受訪者:崔惟楷
採訪撰文:王景新

  這十年來,如果去看過蔡依林(Jolin)演唱會,一定會對日不落這首必唱曲印象深深。當彷彿倫敦大笨鐘(Big Ben)聲的前奏一落,所有觀眾隨著這首帶點80年代復古舞曲韻味的歌,陷入一種近乎催眠狀態,紛紛站起來手舞足蹈萬人共鳴大合唱;尤其是「風景」二字後的拍拍手,不須提醒也不會錯拍,一如呼吸吃飯般自然,就可以知道這歌有多受歡迎了,儼然是最英國的「國歌」。日不落作詞崔惟楷笑認:「這應該是目前我在KTV最夯的歌了!」

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花若離枝-典雅間訴盡女性情衷

作曲:陳小霞
作詞:蔡振南   
演唱人:蘇芮    
編曲:林慧玲/江孝文
製作:蔡振南
收錄專輯:花若離枝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豐華
受訪者:陳小霞/蔡振南
採訪撰文:葉俊甫/梁岱琦


典雅的詞作,用短短的103字,充溢著濃厚的古意詩味,在優雅流暢的曲調中,傳遞著無奈的女人心情,由原本唱西洋搖滾出身的蘇芮,盪氣迴腸地詮釋著「望你知影阮心意,願將魂魄交乎你,世間冷暖情為貴,寒冬也會變春天……這首由蔡振南、陳小霞聯手打造的〈花若離枝〉,不僅展現了台語歌曲古典的韻味,也成就另一首台語經典。

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公轉自轉-男性情歌新領域

作曲:Waermo 
作詞:姚謙  
演唱人:王力宏    
編曲:陳志遠 
製作:李振權
收錄專輯:公轉自轉
出版時間:1998
出版公司:新力
受訪者:姚謙
採訪撰文:李淑娟

  「寫歌詞是給歌手一個角色、一件衣服穿。」姚謙肯定地說。

  姚謙創作了六百多首華語流行歌曲膾炙人口的歌詞,王力宏的〈公轉自轉〉是他任職於新力音樂時期的作品,從點將唱片轉赴新力音樂上班前夕,一度因為消息提前見報情怯,在總經理馬修建議下,買了一張環球機票,到倫敦、巴黎以及世界各地旅遊,在各大都會都特別挪出一天到新力音樂各國分公司參觀,仍記得在溫哥華看到剛簽約加盟的席琳狄翁本人;姚謙比喻自己在點將唱片時期:專心音樂製作像是唱片事業「懷胎十年」階段,轉換跨國的新力音樂工作期間,開始接觸財務等製作音樂之外的事物,每天都以樂觀心態工作、學習,邁向全方位經理人。

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秋意濃-創造畫面流動,訴盡離愁

作曲:玉置浩二 
作詞:姚若龍   
演唱人:張學友    
編曲:杜自持 
製作:黃慶元薛忠銘
收錄專輯:吻別
出版時間:1993
出版公司:寶麗金
受訪者:姚若龍
採訪撰文:葉俊甫

     在緩慢悠揚的曲式間,〈秋意濃〉在一字一句的吟唱間,清楚細數著戀人間的離情依依,一直到現在,這首歌曲仍是許多歌唱比賽參賽者熱門選曲之一;而1993年由張學友演唱的國語版本問世以來,包括黃小琥、林志炫、許景淳等金曲獎得主,也都曾經翻唱,讓〈秋意濃〉傳唱不斷成為經典作品。

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心事誰人知-唱出底層庶民的心聲

作曲:蔡振南
作詞:蔡振南    
演唱人:沈文程     
編曲:林玉峰
製作:蔡振南
收錄專輯:心事誰人知
出版時間:1982
出版公司:愛莉亞
受訪對象:蔡振南
採訪撰文:梁岱琦

原本只是賭一口氣,寫的歌沒人有興趣,蔡振南索性自己開了唱片公司,自己找歌手來唱。〈心事誰人知〉唱出底層人民的心聲,心事若無講出來、有啥人會知」,市農工商到黑道兄弟,人人都能夠來上一句。一首打動庶民的歌曲,從夜市唱到藝術殿堂,從沈文程到蔡振南,〈心事誰人知〉唱盡人們心裡的鬱卒和悲哀。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下一個天亮-尋回相愛的初衷

作曲:陳小霞
作詞:姚若龍 
演唱人:郭靜
編曲:洪敬堯/謝明祥
製作:陳俊廷
收錄專輯:下一個天亮
出版時間:2008
出版公司:福茂
受訪者:姚若龍陳小霞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07年,一個有著鄰家女孩氣質的清新大女孩,在iPhone一代開始改變人際關係的當時,以純情歌頂住人心最純粹的純真,高唱我不想忘記你,成功吸引注目。隔年,下一個天亮》,以「國民純愛女聲──點亮下一個情歌盛世」做為專輯標語,同名歌曲更入圍第20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回頭再聽下一個天亮,不得不再次讚嘆作詞者姚若龍深厚的創作功力,歌曲其實是在描寫情侶吵架(超載的心)或冷戰(有些積雪會自己融化)後,仍不願失去彼此,期盼尋回相愛初衷的純情歌。但,歌詞從頭到尾並沒有出現任何負面情緒的字眼,反而都是明亮、乾淨而耽美的字詞;尤其,歌曲最後一句「和飄著雨,還是眺望的眼光」與歌名下一個天亮首尾呼應。回顧過往,下一個天亮並不是流行歌曲僅見的寫法,永遠相信等也有類似的創意;然而,下一個天亮掌握了年輕世代的語法,不致落入八股文言的窠臼,是獨到之處。

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藝界人生—江蕙看盡繁華歸於平淡的歌唱生涯寫照

作曲:濱圭介  
作詞:姚謙
演唱人:江蕙
編曲:劉清池/張振傑
製作:何慶清
收錄專輯:酒後的心聲
出版時間:1992
出版公司:點將
受訪者:姚謙
採訪撰文:梁岱琦


「樂隊前奏已經響起,舞台燈光閃閃焟焟,掌聲表示你對阮的熱情。有人欣賞阮的歌藝,有人好奇阮的感情,落台後,只是平凡的女性」,〈藝界人生〉這首歌,彷彿江蕙多年歌壇生涯的寫照,當初姚謙寫下這首歌詞時,並不確定是否能由江蕙演唱,他只是照著自己的想像創作,幸好,這首歌詞打動了江蕙,讓她選擇落腳點將唱片,才有了〈藝界人生〉和後來打破流行歌壇銷售記錄的《酒後的心聲》專輯。

2016年8月12日 星期五

傀儡尪仔-芸芸眾生在面對生活磨難時的無奈與感受

作曲:陳小霞 
作詞:曹麗娟
演唱人:陳小霞
編曲:王豫民 
製作:陳小霞 
收錄專輯:大腳姊仔
出版時間:1991
出版公司:科藝百代
受訪者:陳小霞
撰文:王承偉

陳小霞的作品一向在國語樂壇俱備鮮明的旗幟,獨有的音律結構,如夏夜綻放的一縷幽香,常讓愛樂者不自覺的被吸引,駐足不忍離去。她不是多產型的創作者,卻每每出手,即能在樂迷間引起極大的關注與迴響。從劉文正和金韻獎時代即開始投身創作,陳小霞以創作及製作人的身份一路前行,然而一次的因緣際會,卻讓她走向幕前,而有機會成為一位歌聲與形象都極為鮮明的唱片歌手。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Lydia-給在愛裡受過傷的Lydia們最療癒的祝福

作曲:F.I.R.
作詞:F.I.R. /謝宥慧
演唱人:飛兒樂團
編曲:Terence Teo
製作:陳建寧/謝文德
收錄專輯:《鬥魚》電視原聲帶/《F.I.R.同名專輯》
出版時間:2004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陳建寧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04年伊始,有別於過去偶像劇多是改編日本漫畫而來,該編自台灣網路小說小雛菊的八大電視台偶像劇鬥魚締造收視熱潮,不但捧紅郭品超、藍正龍、安以軒、陸明君等青春偶像,片尾曲Lydia〉抒情搖滾曲式卻帶有古典華麗的巴洛克音樂風格Faye近似日本經典樂團美夢成真主唱吉田美和溫暖而遼闊的嗓音,十足搶耳,非常療癒,使得F.I.R.尚未正式出道就擁有極高詢問度。更可貴的是,Lydia歌詞緊扣戲劇題旨,讓劇迷一聽難忘;沒看劇的,也很難不被這首歌征服。Lydia副歌主要以第二人稱「你」、Faye彷彿化身為所有聽者的朋友,告訴在愛裡受過傷的「Lydia們」,在看見霧、看見雲後,終會撥雲見日「看見太陽」。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葬心-冥冥中的神秘助力

作曲小蟲     
作詞姚若龍小蟲    
演唱人黃鶯鶯     
編曲小蟲張藝
製作小蟲
收錄專輯《阮玲玉》電影原聲帶
出版時間1991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人姚若龍小蟲
採訪撰文梁岱琦

〈葬心〉是小蟲第一次接觸電影音樂,原本只設定做一首主題曲,後來完成了一整張專輯。一開始,小蟲創作並不順遂,直到某天深夜裡得到冥冥中的助力,讓他完成了〈葬心〉這首歌,即使至今日,在小蟲心目中,〈葬心〉仍是一首很有「靈氣」的歌曲,每回聽來都還是起雞皮疙瘩。

那是個唱片輝煌的年代,滾石唱片為了迎接黃鶯鶯加盟,端出旗下李宗盛、羅大佑、陳昇和小蟲四大唱片製作人,輪流幫她製作一張專輯,首當其衝的就是小蟲。其實,早在黃鶯鶯還在飛碟唱片時,小蟲就曾與她合作過,與黃鶯鶯並不陌生,對兩人的合作更是充滿期待。當時關錦鵬導演正籌拍電影「阮玲玉」,找來滾石合作電影原聲帶,不過,最初只設定由小蟲做一首電影主題曲交由黃鶯鶯演唱。

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他不愛我-被人不愛的情感,才能緊緊牢記在心

作曲:陳小霞 
作詞:楊立德   
演唱人:莫文蔚    
編曲:王豫民 
製作:張洪量
收錄專輯:做自己To Be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者:楊立德陳小霞
採訪撰文:葉俊甫

    當莫文蔚以低沉優雅的獨特嗓音,平實地吟唱著「我知道,他不愛我,他的眼神,說出他的心。我看透了他的心,還有別人逗留的背影,他的回憶清除得不夠乾淨……」,這首〈他不愛我〉,娓娓道來著每個人的情感故事片段,細膩完美、看似簡單卻重擊心扉的力道,引發多少世間男女共鳴,能夠一推出就穿透人心,成為情歌經典。

    作詞人楊立德說,「我是一個從失戀高手變成作詞高手的攝影師。」他一生不斷的失戀,而每次失戀,就把投入的感情化為歌詞,「〈他不愛我〉就是一段勇敢愛戀後的成品。」自稱寫的都是「同志情歌」的楊立德認為,失戀就是失戀,情感這東西沒有分那種性別的問題,況且他笑說,「既然都失戀了,還不把它用歌詞記錄下來賺錢,這不是太浪費了嗎?」

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舞孃-書寫虛擬故事,為歌手創造話題

作曲:Miriam  NervoLiv  NervoGreg  Kursten 
作詞:陳鎮川         
演唱人:蔡依林    
編曲:呂紹淳
製作:阿弟仔
收錄專輯:舞孃
出版時間:2006
出版公司:科藝百代
受訪者:陳鎮川
採訪撰文:葉俊甫

身為演唱會製作之王的陳鎮川,也為許多華語流行音樂巨星填詞,舉凡張惠妹、王力宏、羅志祥、蕭敬騰、蔡依林等人的專輯中都可以發現出自他手筆的作品,而他為蔡依林打造的〈看我七十二變〉不僅讓她重回流行樂壇站穩腳步,後續更以帶有華麗風格的〈舞孃〉一曲,將蔡依林推上了金曲歌后的榮耀殿堂。

當年,蔡依林因合約糾紛演藝路受阻,力欲重新出發,經紀人蔣承縉要陳鎮川替蔡依林量身打造一首歌,陳鎮川開始去收集蔡依林過往新聞,從合約糾紛、減肥、到微整形啟發了他的靈感,「在當初還不大普遍被討論的情況下,整形好像一盞明燈點醒了我,而且我很欣賞蔡依林那種不否認也不承認,我就是想變漂亮關你們甚麼事情的那種態度。」

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電台情歌-時間的張力

作曲:王治平 
作詞:姚謙  
演唱人:莫文蔚    
編曲:李伯傑 
製作:李振權
收錄專輯:做自己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者:姚謙王治平
採訪撰文:李淑娟

    1997年莫文蔚《做自己》專輯發行時,電台情歌並不是最受注目的一首,但是時間過去,來回兩岸發展的姚謙說:「這首歌在KTV中成為人們愛點的歌曲」,王治平回頭再聽,也忍不住讚美自己:「這首歌旋律真的寫得很好,在那個年代嘗試了當時華語流行音樂比較少見的R&B曲風。」電台情歌由群眾決定了流行歌曲的時間張力。

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年輕無悔的青春歲月

作曲/作詞:陳煥昌(小蟲)     
演唱人:鄭怡     
編曲:陳志遠
製作:李宗盛
收錄專輯:小雨來的正是時候
出版時間:1983
出版公司:拍譜唱片
受訪者:陳煥昌(小蟲)   
採訪撰文:梁岱琦

年輕時一段青澀的戀情,成了〈小雨來的正是時候〉,這也是小蟲生平第一首發表的歌曲,回想起當時創作的情景,正在當兵的他,面臨了兵變,在三月多雨的季節裡寫下了〈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因緣際會被收錄於鄭怡的首張個人專輯裡,〈小雨來的正是時候〉也成了民歌與流行音樂交接年代的代表作。

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小人物心裡的驕傲巨人

作曲:黃韻玲 
作詞:李格弟    
演唱人:趙傳     
編曲:Donald Ashley
製作:沈光遠羅紘武羅希
收錄專輯: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出版時間:1988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者:黃韻玲
採訪撰文:梁岱琦

這是一首改變了許多人的歌曲,趙傳的〈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讓他嚐到一砲而紅的滋味,樹立了國語唱片企畫主導製作的模式,這首歌更改變了許多人,他們對自己缺乏信心,卻因聽到〈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鼓勵了自己,相信粗獷的外表也能有柔軟的內在;即使是小人物,內心也能是驕傲的巨人。

還是新人的趙傳,第一張專輯交由友善的狗唱片製作,黃韻玲記得,當時廣向各創作者邀歌,「但我一直拖到最後都沒交,於是就從其他作曲者挑剩的歌詞裡,選中了這首李格弟所寫的詞」。李格弟是詩人夏宇寫歌詞時的筆名,黃韻玲第一眼就被〈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這樣的歌名所吸引,「我看到這首詞時非常開心 ,覺得歌名取得太奇妙了,而且非常貼合趙傳給人的感覺」。只是,畢竟為詩人出身,李格弟不受傳統流行音樂的框架所束縛,不只文字宛如現代詩,更不講究一般寫詞者注重的韻腳和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