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鐵獅玉玲瓏-歌仔戲新調誤做舊曲、曾仲影幕後改革功臣

作曲曾仲影
作詞:未知
受訪者曾仲影
採訪撰文梁岱琦

當電視螢幕裡,珠寶貴寶搞笑唱著〈鐵獅玉玲瓏〉時,很多人以為這首耳熟能詳的曲子,是來自傳統的歌仔戲曲調,但其實這首歌是曾仲影五十一年前為電影「蛇美人」所寫的插曲。曾仲影曾為楊麗花歌仔戲譜寫多首新曲流傳至今,這位自稱不懂歌仔戲的音樂耆老,卻有著革命性的創舉,當年他大膽將西樂與西洋合聲融入歌仔戲,為歌仔戲帶來新貌,是幕後的改革功臣。

說起曾仲影與歌仔戲結緣得從1966鄭東山執導的電影「蛇美人」談起,當時曾仲影負責整部電影的配樂和歌曲,結果被又名甘草的歌仔戲導演陳聰明看到了,「他覺得這些曲子很稀罕,就到歌仔戲圈子裡宣傳」,後來「蛇美人」的插曲漸漸被歌仔戲班拿來使用。楊麗花希望她的歌仔戲能在台視頻道裡播出,「台視編審告訴她,曲子要找我寫才好」,那時曾仲影已經是台視簽約的作曲人,而且也製作了歌唱節目「彩虹之歌」,「楊麗花打電話來拜託我」,兩人約出來碰面,曾仲影開門見山地說,「你找我做得花錢,要找樂隊進錄音室錄音才行」。

曾仲影形容傳統歌仔戲樂師都是依照劇情走向,「看演員演什麼、就彈什麼」,總是脫離不了「哭調仔」、「七字仔」等那幾首老曲牌,多年來一成不變。曾仲影看著楊麗花給的劇本、台詞,重新幫歌仔戲打造新曲,甚至連編曲也一手包辦。因為中樂樂手看不懂五線譜,於是他大膽採用了西樂,包括鋼琴、貝斯、小提琴、大提琴和西洋鼓等,再加上原有的古箏、琵琶、三弦、笛子等傳統中樂,形塑了全新「中西融合」的歌仔戲。為了要統合打擊樂器,曾仲影自豪地說,「我還發明了鼓譜」,他在紙上示範著怎麼標示鼓聲大小、鑼鼓點的漸強、漸弱等。

曾仲影甚至還把西洋的四部合聲帶進歌仔戲裡,在「過場」、「片尾」時,找來「外面的人」,也就是非歌仔戲演員的專業男女合聲歌者,進錄音室錄製四部合唱。曾仲影在錄音室裡將所有音樂完成後,再讓歌仔戲演員在錄音室裡,依著做好的「卡拉」配唱,正式演出時,只要照著錄好的成品「對嘴」即可。

當這些全新的歌仔戲新調完成時,讓所有人大開眼界,「楊麗花高興死了!」,後來葉青黃香蓮小明明柳青等人,也來找他幫忙。曾仲影的新曲和音樂,將傳統的歌仔戲帶往新的方向,他前後幫楊麗花寫了二十多首新曲,只是當年沒有著作權觀念,他所做的歌仔戲「卡拉」,被頻繁拷貝、四處流傳,許多歌仔戲團無酬使用在不同齣戲裡,即使詞曲平仄不合,「也硬拗下去」。回想起這段歷史,曾仲影不滿地說,「那幾首流來流去都臭酸了」,也有些歌仔戲團將他西樂的部份改以中樂演出,「氣氛不對,根本不能聽」!

隨著時間的更迭,這些耳熟能詳的歌仔戲曲調,至今仍流傳著,只是很多人都誤以為是傳統曲牌,不瞭解這些歌曲其實是曾仲影為歌仔戲量身打造的新曲。包括後來三立「黃金夜總會」裡「鐵獅玉玲瓏」單元大受歡迎,因節目靈感來自於蓬萊仙山頻道的「錦裙玉玲瓏」,製作單位也就沿用認為是「坊間流傳下來的傳統歌仔戲古調」,不曉得〈鐵獅玉玲瓏〉一曲出自曾仲影之手,在曾仲影出面主張著作權後,才將應有的權益還給了他。

曾仲影自認不是歌仔戲圈的人,對歌仔戲也不是很懂,但他卻徹底改變了台灣歌仔戲,回想過去的創作生涯,做過四、五百部電影配樂,也曾在電影「八仙過海」裡為每個角色創作一首歌,將京劇入調;寫過〈一顆流星〉、〈藍色的夢〉等膾炙人口的歌曲,但連他都忍不住說,「做現代歌曲不厲害、改良歌仔戲才厲害」。在信徒的牽線下,曾仲影曾幫中台禪寺譜寫宗教音樂、佛曲,已經九十五歲的他,形容現在的人生是「樂暢樂暢(台語無憂無慮之意)」,年輕時曾經高梁整瓶拿來乾杯,在八十五歲那年發現大腸癌後,就把酒戒了,現在的曾仲影身體健朗、眼力過人,除了耳朵有些重聽,外表一點也不像九十五歲,更驚人的是,他還會騎著摩托車去釣魚,「有閒就去釣魚、有病就去看病」是自己生活的寫照。
曾老師於2017.2.21受訪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以後別做朋友-男人口是心非的肺腑艱言

作曲:周興哲 作詞:吳易緯
演唱人:周興哲
編曲:陳建騏
收錄專輯:十六個夏天
出版時間:2014
出版公司:索尼
受訪者:吳易緯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14年,林心如監製、主演的《十六個夏天》電視劇流暢穿插1999年到2014年之間的華語流行歌曲,不僅帶領觀眾走進時光隧道,重溫徐若瑄、林志炫、游鴻明、王力宏、柯以敏、蕭亞軒的往日歌曲,同時也讓周興哲(Eric)這位新人還沒有正式發片就備受矚目;因為由他譜曲、演唱的片尾曲〈以後別做朋友〉讓許許多多不擅於表達心事的男人,有了一首代言歌曲:既然說不出口,那就唱吧!金曲歌王蕭敬騰今年初也在中國大陸歌唱節目選唱這首歌,再一次強化與確立了這首歌的代表性。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一顆流星—青春飄泊的主題曲

作曲:東方白(曾仲影)    
作詞:馬沙 (曾仲影) 
演唱人:阿郎(林文隆)    
編曲:曾仲影
製作:曾仲影  
收錄專輯:青春鼓王
出版時間:1969
出版公司:麗歌
受訪者:曾仲影  
採訪撰文:梁岱琦

〈一顆流星〉是三十多年前台語連續劇「青春鼓王」的主題曲,當男主角現身打鼓時,螢幕裡就出現這首歌,這齣戲不只捧紅了男主角江浪,〈一顆流星〉更紅遍大街小巷,多年來,包括鄧麗君、陳昇、伍佰、費玉清等不同歌手皆曾重唱,〈一顆流星〉唱的是男主角漂撇的性格,也恰似創作者曾仲影飄泊、動盪的一生。

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愛-讓音樂說話,浮現感動

作曲:陳曉娟
作詞:李焯雄
演唱人:莫文蔚    
編曲:Terence Teo
製作:李偲菘
收錄專輯:《[i]
出版時間:2002
出版公司:新力哥倫比亞
受訪者:陳曉娟
採訪撰文:葉俊甫

小品般的鋼琴聲緩緩淡入開頭,莫文蔚猶如探問般的細膩吟唱揭開序幕,隨著中段鼓點的加入加強力道,將壓抑已久的情緒推至高點爆發後嘎然而止,在靜定間,莫文蔚富有戲劇性的聲音又再次提問,鋼琴聲再度緩緩淡出;這首〈愛〉,不僅讓2002年加入新力音樂的莫文蔚首度奪下金曲歌后,作品也深獲評審青睞,李焯雄與陳曉娟在第十四屆金曲獎也分獲最佳作詞、作曲人的殊榮。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攏上浪痕—昔日的創作軌跡

作曲李建復    
作詞鍾麗莉    
演唱人施孝榮     
編曲陳志遠
製作李國強  
收錄專輯施孝榮專輯
出版時間1981
出版公司新格
受訪者李建復   
採訪撰文梁岱琦

〈攏上浪痕〉是李建復作曲、施孝榮演唱,也是李建復公開創作的最後一首歌曲。當初施孝榮正為首張專輯找歌,李建復覺得〈攏上浪痕〉蠻適合他的,給了出去後,順利收在專輯裡。自己也是歌手,不過李建復覺得這首歌施孝榮唱得比自己好,〈攏上浪痕〉是首悲傷音內斂的歌曲,也讓人聽見不一樣的施孝榮。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藍色的夢—改變一生的一首歌

作曲曾仲影    
作詞慎芝 
演唱人:冉肖玲    
編曲:曾仲影
製作曾仲影  
收錄專輯冉肖玲之歌
出版時間1967
出版公司環球
受訪者曾仲影  
採訪撰文梁岱琦

當冉肖玲低沈的嗓音響起,〈藍色的夢〉是許多人的懷舊之歌,彷彿襯著黑膠唱片的沙沙聲,就能回到那美好的「群星會」時代。〈藍色的夢〉是曾仲影的曲、慎芝的詞,回想起創作的過程,已經九十五歲的曾仲影回憶,這首歌是他躺在北投溫泉鄉的床上胡思亂想來的,也正印證了慎芝的詞,是一場迷濛的〈藍色的夢〉。

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島嶼天光-太陽花學運,成就一首史詩

作曲:楊大正
作詞:楊大正
演唱人:滅火器樂團
編曲:楊大正
製作:楊大正
收錄專輯:島嶼天光
出版時間:2014
出版公司:索尼
受訪者:楊大正
採訪撰文:王景新

  過去,帶有政治色彩或針貶時事的歌曲,肩負著宣傳特定理念的階段性任務,通常傳播力與影響力備受侷限;因為常常事件落幕後,歌曲的生命周期也宣告結束。2014年三月十八日至四月十日間,台灣發生的太陽花學運,其時智慧型手機這新載具,已成為最重要的傳播工具透過視訊、直播等即時通訊方式,讓學運的訴求不被傳統媒體解讀而能被看見。滅火器樂壇的主唱、吉他手楊大正就親身參與了學運,現場的所見所聞,讓他有感而發為當時宛如烏雲罩頂的台灣島,以音符與文字劃破夜空,折射出了一抹燦亮〈島嶼天光〉。雖然是為政治事件而寫,楊大正寫人、寫情,少了批判歌曲的火氣,滿是暖暖人情,吉他版、搖滾版、管弦樂版透過新載具快速傳遞,是那場大規模的集體記憶裡被傳唱最多的歌;最難得可貴的是,獲第二十六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除了贏得常民愛戴,又獲官方認證,這是空前的紀錄。

2017年3月10日 星期五

小幸運-沒別的,這歌就是要讓你哭

作曲:JerryC
作詞:徐世珍吳輝福
演唱人:田馥甄    
編曲:JerryC
製作:呂禎晃
收錄專輯:《我的少女時代》電影原聲帶
出版時間:2015
出版公司:華研
受訪者:JerryC
採訪撰文:葉俊甫

挾著全球票房破24億元的青春電影《我的少女時代》威力,由田馥甄擔綱詮釋的主題曲〈小幸運〉不僅迅速被傳唱,還成為華語流行音樂第一首在YouTube頻道瀏覽量破億的歌曲,此外,還入圍了金馬、金曲兩大獎,成為名符其實、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小幸運〉的作曲、編曲人JerryC「〈小幸運〉的成功之處在於它夠幸運。好歌不一定傳唱,能傳唱的不一定是好歌;但這首歌真的是凝聚了天時地利人和。」

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偈-因緣

作曲:蘇來  
作詞:鄭愁予
演唱人:王海玲
編曲:陳揚
製作人:李壽全
收錄專輯:偈
出版時間:1980
出版公司:新格
受訪者:蘇來
採訪撰文:李淑娟

1980年仍是高中女生的歌手王海玲,以清亮歌聲唱響了饒富禪宗意味的〈偈〉,2015年夏天,作詞的詩人鄭愁予和作曲的蘇來,在台北大學因為大陸網路節目《畢業生》邀約,跨世代的學長學弟首度相見,鄭愁予當場演唱〈偈〉,並且稱讚副歌寫得很好,是詩人唯一能夠完整唱完的一首自己詩文譜曲的歌謠。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我懷念的-孫燕姿的故事情歌

作曲:李偲菘
作詞:姚若龍  
演唱人:孫燕姿    
編曲:Martin Tang 
製作:李偲菘
收錄專輯:逆光
出版時間:2007
出版公司:EMI Capito/金牌
受訪者:姚若龍
採訪撰文:李淑娟

孫燕姿2007年轟動一時的《逆光》專輯中,〈我懷念的〉以華語流行歌曲罕見的故事性情節令人難忘,至今仍為傳唱率高的經典作品,歌名卻在籌備期間,一度被認為過於普通,作詞人姚若龍詳盡地道出創作的始末,以及長紅作詞人的寶貴經驗談。

「台灣樂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歌曲,都是先有曲再填詞,〈我懷念的〉旋律架構有比一般流行歌曲多的段落,而且有許多層層疊進的樂句,使得情緒越來越濃,因為這樣,我想幫它配一個比較有戲劇性的歌詞。」姚若龍回憶。

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走在大街的女子-尋回昔日創作的初衷

作曲:陳耀川   
作詞:張方露
演唱人:林憶蓮     
編曲:倫永亮
製作:陳秀男/許願
收錄專輯: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
出版時間:1990
出版公司:飛碟
受訪者:陳耀川
採訪撰文:梁岱琦

第一次聽到〈走在大街的女子〉,陳耀川正在計程車上,那時他還只是個預官,正在部隊裡服役。後來,陳耀川成了暢銷金曲作者,來邀歌的多希望他能寫首不是第一,至少也是第二、第三主打的歌曲,每首作品都肩負了市場功能。〈走在大街的女子〉是他早期純粹因靈感而創作的歌曲,沒有任何目的、單純為寫歌而寫,多年後,回過頭再聽這樣的作品,陳耀川說:「只有在這樣的歌裡,才能讓人聽見不同的陳耀川。」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感恩—感念音樂的滋養之恩

作曲:李建復     
作詞:施碧梧
演唱人:李建復     
編曲:陳志遠
製作:李壽全
收錄專輯:龍的傳人
出版時間:1980
出版公司:新格
受訪者:李建復
採訪撰文:梁岱琦

演唱〈感恩〉時,李建復只有二十歲,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已從當時為人子的角色,轉變成為人父。這首收錄在《龍的傳人》專輯裡的歌曲,是李建復自己的創作,當初被施碧梧的文字所感動,歌詞裡充滿對父母養育的感恩之情,只是轉眼間已到了染上白髮、佈滿皺紋的年紀,回想過去,李建復感謝音樂給了自己人生不同的選擇,當然還有那燦爛的光芒。

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

一個人想著一個人-曾沛慈歌手回歸的起點

作曲:張簡君偉
作詞:張簡君偉 
演唱人:曾沛慈
編曲:丁子恆游政豪
製作:馬奕強
收錄專輯:終極一班2電視原聲帶
出版時間:2013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張簡君偉
採訪撰文:王景新

  曾沛慈的歌手生涯可說是峰迴路轉。2007年,她從「星光二班」第六名畢業,沒有馬上發行個人專輯,陸續在電視劇終極三國終極一班2飾演女主角孫尚香、雷婷,並演唱戲劇插曲和片尾曲;其中,終極一班2片尾曲〈一個人想著一個人〉朗朗上口的旋律,搭配副歌第一人稱直白而好記的歌詞,歌者情緒收放恰到好處,讓聽眾找回單純聽情歌的感動,推出時就攻佔各大數位排行榜冠軍,最後更登上第九屆KKBOX風雲榜百大華語單曲榜第三名。在文青風強勢吹襲的2013年,張簡君偉詞曲〈一個人想著一個人〉不拗口,不求艱澀意象,副歌連用七個「一」字營造煢煢孑立的情緒,唱進聽眾心底。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大雨的夜裡-永遠尋找聲音的獨特性

作曲:黃怡
作詞:黃怡  
演唱人:張清芳    
編曲:Derek Zuzarte 
製作:曹俊鴻
收錄專輯:大雨的夜裡
出版時間:1995
出版公司:點將
受訪者:黃怡
採訪撰文:李淑娟
 
「唱歌追求的是使用聲音的獨特性。」黃怡誠懇地說。

80年代到21世紀,從可登唱片到浙江衛星電視《聲音的戰爭》節目音樂總監,為華語歌壇無數一線歌手製作過專輯的黃怡,至今仍為獨立音樂製作人,他認為脫穎而出的歌手不只是把歌唱好,而是能把故事說得最生動,「例如周杰倫的音樂、唱法、對節奏運用的獨特性,讓他在華語流行樂壇站穩舉足輕重的地位。」
 
1984年張清芳參加《大學城》大專創作歌謠大賽時,黃怡為她擔任伴奏,90年代張清芳演唱事業顛峰期間,製作人曹俊鴻向相識多年的黃怡邀歌,「當時十分苦惱,還記得那一晚,在淡水河口坐了一夜,當時下著大雨,坐在車裡望著路燈等十分特別的景致,同時創作出〈大雨的夜裡〉詞曲,專輯製作時,曾經一度修改過,最後仍用了最原始的版本。」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女人花-花開、花謝、花落,唱出女人的一生

作曲:陳耀川    
作詞:李安修   
演唱人:梅艷芳    
編曲:Ricky Ho
製作:李安修/陳耀川
收錄專輯:女人花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台灣藝能動音
受訪者:李安修/陳耀川
採訪撰文:梁岱琦

〈女人花〉是梅艷芳的代表作之一,唱出女人渴望愛、希望被疼惜的心情。這首歌是李安修揣摩梅艷芳心情寫下的,也是他與陳耀川在90年代,另一首搭檔創作的經典歌曲。當初得知能為梅艷芳寫歌,陳耀川就下定決心,一定要留下些什麼,才能不辜負這緣份,有了〈女人花〉後,連梅艷芳都笑說:「你們幫我寫了首得唱一輩子的歌了!」

合作前,陳耀川和李安修完全不認識梅艷芳,雖然已幫劉德華寫過歌,在他們心中,梅艷芳仍是個遙不可及的巨星,兩人抱著敬畏的心態,開始為她準備專輯。李安修從他對梅艷芳的第一印象開始想像,隱約知道她感情世界的波折,「她應該唱一首幫女人講話的歌」。專輯設定以花的一生來暗喻女人對愛的起承轉合,「梅艷芳給人敢愛敢恨、女強人的形象,但你知道她內心的感受嗎?」,李安修揣測在梅艷芳的心裡有一朵花,卻只能孤芳自賞。「這樣的感受在每個人心中都有,容易取得公約數最大的感動」,令他沒想到的是,後來梅艷芳的一生,恰巧印證了他歌詞所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