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攏上浪痕-昔日的創作軌跡

作曲李建復    
作詞鍾麗莉    
演唱人施孝榮     
編曲陳志遠
製作李國強  
收錄專輯施孝榮專輯
出版時間1981
出版公司新格
受訪者李建復   
採訪撰文梁岱琦

〈攏上浪痕〉是李建復作曲、施孝榮演唱,也是李建復公開創作的最後一首歌曲。當初施孝榮正為首張專輯找歌,李建復覺得〈攏上浪痕〉蠻適合他的,給了出去後,順利收在專輯裡。自己也是歌手,不過李建復覺得這首歌施孝榮唱得比自己好,〈攏上浪痕〉是首悲傷音內斂的歌曲,也讓人聽見不一樣的施孝榮



〈攏上浪痕〉是李建復的曲、民歌手鍾麗莉的詞,他記得當年鍾麗莉會以女大學生愛用的碎花短箋寫詞,收到一張張短箋歌詞,令他印象深刻。李建復鍾麗莉給他的多首詞中,挑選合適的譜成曲,不過,鍾麗莉最常合作的人應是黃大城李建復笑稱,「黃大城不要的她才給我」。李建復鍾麗莉黃大城同為第二屆金韻獎的得獎歌手,只是後來鍾麗莉轉為作詞,李建復為數不多的創作裡,僅有〈感恩〉一曲的歌詞是施碧梧所寫,其餘全出自鍾麗莉之手。

〈攏上浪痕〉是李建復還寫歌時的最後一首創作,也是他認為較成熟的作品,自認沒有太多創作天份,「我寫歌還處於模仿階段,沒有太多自己的語言」,細看寫出的作品,李建復覺得自己的創作常出現劉家昌左宏元的影子,受到早期流行音樂的影響深,「後來沒感覺就不想寫了」。

創作〈攏上浪痕〉時,李建復正讀大四,然後就去當兵了。施孝榮的首張個人專輯裡,雖然以〈拜訪春天〉最為耳熟能詳,但日後有網友認為〈拜訪春天〉和〈攏上浪痕〉恰好是一體兩面,〈拜訪春天〉來自於山、〈攏上浪痕〉是海;施孝榮在〈拜訪春天〉裡唱的明亮、陽光,〈攏上浪痕〉卻展現了他少見陰柔憂鬱的一面。

李建復也認為施孝榮在〈攏上浪痕〉裡唱得有點悲,「不過,他不唱成這樣也很難」。李建復透露,當他在譜寫這首曲子時,刻意加上了歌仔戲的哭腔,加上唱Demo時也是如此,施孝榮很容易受影響。「這是首壓抑的歌曲,必須把情感放在框框裡,不能唱得太放,有種內斂的悲傷在裡面」,李建復稱讚施孝榮詮釋的很好,「也許我沒當面跟他說過,但他真的唱的比我還好」。

把歌給了出去後,這些年來,李建復從不曾親自唱過〈感恩〉,聽著過往的創作,他解釋著歌曲的意境,「歌詞裡唱的可能是愛情、也可能是理想,但無論如何終究不屬於自己」。當年的編曲陳志遠在間奏裡以大提琴和二胡交錯呈現,像兩者間的對話,「簡直是天才,比我用吉他自彈自唱的Demo好多了」。

雖然不再創作,但這麼多年來,李建復仍持續有演出,今年四月,更將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合作,重新詮釋〈柴拉可汗〉這首長達十分鐘的歌曲,這也是他加入「天水樂集」,在1981年推出《柴拉可汗》專輯後,首度演唱這首交響詩般的歌曲。說起為什麼挑選這首高難度的歌曲,李建復說,「我從沒與交響樂團合作過,也從沒現場唱過〈柴拉可汗〉,心想為什麼不,就有了這樣的決定」。

 《柴拉可汗》是後民歌時期重要的旗艦專輯,當時為了要擺脫唱片公司賣斷制度,爭取公平的版稅分享,同時拿回專輯的主導權,李建復李壽全蘇來蔡琴靳鐵章許乃勝等人合組了「天水樂集」工作室,首張專輯就是李建復的《柴拉可汗》。製作人李壽全深受西方前衛搖滾影響,希望做出一張主題明確的概念式專輯,於是有了〈柴拉可汗〉這樣長達十分鐘的歌曲,這張專輯也成了重要的經典之作。可惜「天水樂集」在推出了《柴拉可汗》與李建復蔡琴的《一千個春天》後就解散了,理想難抵現實考驗,李建復笑說,「革命沒有成功,只好留待後面的人繼續努力了」。
李建復老師親臨協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