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愛-讓音樂說話,浮現感動

作曲:陳曉娟
作詞:李焯雄
演唱人:莫文蔚    
編曲:Terence Teo
製作:李偲菘
收錄專輯:《[i]
出版時間:2002
出版公司:新力哥倫比亞
受訪者:陳曉娟
採訪撰文:葉俊甫

小品般的鋼琴聲緩緩淡入開頭,莫文蔚猶如探問般的細膩吟唱揭開序幕,隨著中段鼓點的加入加強力道,將壓抑已久的情緒推至高點爆發後嘎然而止,在靜定間,莫文蔚富有戲劇性的聲音又再次提問,鋼琴聲再度緩緩淡出;這首〈愛〉,不僅讓2002年加入新力音樂的莫文蔚首度奪下金曲歌后,作品也深獲評審青睞,李焯雄陳曉娟在第十四屆金曲獎也分獲最佳作詞、作曲人的殊榮。


提起〈愛〉的創作過程,作曲人陳曉娟說,她在1996年初次到紐約,帶著朝聖的心情到處聽Jazz,而她所聽到的第一場Jazz表演,是個年約七十歲左右的婦人在又小又幽暗的臺上閉着眼睛、唱著不屬於流動在陳曉娟血液中的音符,「那個畫面讓我很震撼,也很感動,心裡也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要寫出七十歲時仍感動自己的音樂。」

那晚,陳曉娟走回飯店的路上,心裡有段旋律響起縈繞,但她當時沒有刻意記下來,但卻不定期地反覆出現在腦海中,直到有天接到莫文蔚新專輯的邀稿,「突然間,那段旋律跟Karen的樣子兜上了,想像著她的聲音跟自己心裡那段久久未忘的旋律連結,於是缺的那一大部分,很快地在十幾分鐘內就補起來了。」

從有創作動機開始,隔了六年才交出完成作品,陳曉娟表示,雖然動機不是因為莫文蔚才有的旋律,但整首歌的完成確實是因為莫文蔚,她自己非常確定這是為莫文蔚量身打造的歌,因為寫完之後她也曾想過,如果莫文蔚的專輯不採用,她也想不出另外一個人選可以唱這首歌。

這首歌當時陳曉娟同時填詞譜曲,歌名叫〈趕路〉,創作靈感來自她有非常多次一個人旅行的經驗,在同一個皮箱裡換裝不同的衣物到不同的目的地,從思考目的地、期待行李打開後會變成怎麼樣,再開始選擇,摺疊到細心地擺放,直到飛到了目的地打開行李的那一刻,皮箱裡的東西,可能會是原先設想的那個樣子,也可能因為旅程中經歷太多次跌跌撞撞而完全變形。陳曉娟說,原來在〈趕路〉的歌詞中寫下「用舊皮箱裝新行李在另一個雪地裡旅行」,想傳達的就是這樣一份沈澱後更加內化的熟女感情觀,在創作當時她並沒有太多刻意設計,只想傳達在那個階段感受到的世故與無奈。

不過被收入莫文蔚的專輯後,由李焯雄重新填詞,成為大家現在熟知的〈愛〉。陳曉娟說,歌詞雖然有不一樣的風景,卻仍然動人,很讓她驚豔,她深信用不同的方式與其他音樂人共同創作,也能夠撞擊出不一樣的火花。陳曉娟回憶,莫文蔚當年在金曲獎後台跟她說,當她聽到陳曉娟唱的demo時,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而陳曉娟在聽了莫文蔚李焯雄作詞的〈愛〉之後,也有同樣的感動。

陳曉娟旅居海外那幾年裡,也曾和其他國家的音樂人交換作品,他們雖然聽不懂中文,但同樣表達對這首〈愛〉的感動。她認為,只要自己很誠懇的用別人聽得懂的語言表達自己的情感,聽歌的人就可以獲得同樣的感動,而她也在自己的創作路上不斷地印證這樣的信仰。

陳曉娟強調,創作是能量的釋放,每寫完一首歌都覺得自己很解放,很難特別挑出最鍾愛作品的那個部分,「因為小至每個音符或文字裡一個嘆息都是自己的一部分。」但她也說,有時候成功的作品,並不會有相等的運氣被演唱得很成功甚至被聽見,如果這首歌〈愛〉有什麼不一樣,那就是很多的因緣都非常俱足且成熟,讓這首歌可以被傳唱,被喜愛,被肯定。

〈愛〉的成功不僅有許多歌手翻唱,也成為歌唱比賽的熱門選唱金曲之一,但最讓陳曉娟印象深刻的是,有個高中輔導老師請她協助諮商一位未來想要從事流行音樂工作的高三學生,因為他面臨大考,手機跟電腦都被家長管控,所以他把自己的創作都錄在一部小小的、很陽春的電子翻譯字典中,在小小的輔導室裡,他們談著談著,那個學生就拿起吉他跟那部翻譯字典唱了改編的〈愛〉給她聽,這是第一次陳曉娟聽了翻唱的〈愛〉起雞皮疙瘩。她沒想到一個還天真的孩子也可以把〈愛〉唱得如此純粹、如此動人。

〈愛〉是陳曉娟極為鍾愛的作品,也讓她首度獲得金曲獎肯定。她笑說,自己的創作能從入圍到得獎自是令她感動,重要的是,金曲獎更讓長時間支持她從事音樂工作的父母有一個具體回饋,對從事教職的父母來說,能夠得到「官方」認證應該讓他們非常安心!

陳曉娟不但在第十四屆金曲獎以〈愛〉獲得最佳作曲人肯定,當年另首收錄在那英專輯中的作品〈如今〉也同時入圍,在競爭激烈的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的戰場中,她一人就占了兩席,隔年在第十五屆金曲獎更以阿桑的〈葉子〉,連莊最佳作曲人獎項,突破金曲魔咒;陳曉娟說,金曲魔咒通常都是別人冠上的,在創作路上有怎樣的期許或計畫,只有自已才知道,當然,不是每個厲害的創作人都會有緣分遇上金曲奬的肯定,但就算沒有金曲奬這個東西,世界上還是會不斷地出現美好的音樂。

   陳曉娟說,金曲奬是肯定也是鼓勵,但能真正成為一個用音樂說話的人則是一種驕傲;而回頭看自己當年所創作的〈愛〉,陳曉娟有甚麼話要對這首作品說?「這麼多年了!我還是經常因為『愛』而感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